分类:默认分类

【月亮看盘】比痛苦更伤人的是抱有期望的等待

2020-02-15 13:40

比痛苦更伤人的是抱有期望的等待

约翰·伯格(1926~2017)是英国当代作家、艺术评论家和画家,他在文学创作、艺术评论和时政评论等领域均有不凡的成就,被誉为“西方左翼浪漫精神的真正传人”。

2009年10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发行了约翰·伯格的自传体小说《我们在此相遇》的中文译本,第一次将他介绍到中国。当时的书籍封面印着这样一段点评:“一本精彩绝伦的回忆录·沉思录·小说,一段充满激情、穿越时空的个人旅程;像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一样美丽,美丽到难以归类。”

这本书有不少精彩绝伦的言论,其中最出名的一段是:“到处都有痛苦,而比痛苦更为持久且尖利伤人的是,到处都有抱有期望的等待

 

本周盘面小结

本周(2月10~14日)大盘延续了上周二(2月4日)之后的强势,最高升至周四(2月13日)2935点,最终收于2917点,升幅为1.43%。除上证指数外,其它各大指数本周升跌情况为:上证50升1.52%,上证180升1.77%,沪深300升2.25%,深证100升3.25%,深证成指升2.87%,深证综指升2.49%,中小板指升3.12%,中小板综升2.09%,创业板指升2.65%,创业板综升2.45%。股指期货合约同期升跌情况为:对应沪深300的IF升2.34%;对应上证50的IH升1.68%;对应中证500的IC升1.98%。

本周盘面特点主要有以下两个:

一是节后首个交易日即上周一(2月3日)的巨幅缺口被奇迹般缩窄。到周四为止,居然弄出了个“八连阳”(当然水分也多),硬是将节后开盘那宽达260点的巨幅缺口给缩窄为20点。至此,上述13个指数只剩上证指数、上证50和IH等3个指数尚未回补缺口。

二是中小股继续强势。上周已创近三年新高的创业板指最高升至2104点,创业板综也创出同期新高,而中小板指仅差0.16点就可超越节前高点。不过,从IC角度来看,中小股整体走势并非看上去那么美,甚至还差于权重股。

 

本次反弹只是一波逃命浪而已

我节前最后一篇文章即1月18日《终于初嫁了》一文主要有两个短期观点:一是基本确认1月14日3127点就是反弹高点;二是要大家防范发生践踏事件。节后开市前的《不要怕,只是技术性调整》一文又分析道:“在我们春节休市期间,境外的A50期指由节前的13807点最低跌至12682点,跌幅为8.15%。另外还有一个更可靠的参照物,即在香港上市的华夏沪深300ETF(HK03188)1月23日收盘价45.50港元,开市后最低跌至41.80港元,跌幅为8.13%。如上证50与A50、HK03188等幅下跌,节前2932点,开市后短期起码得跌到2693点,即打回去年4月之后最低的2667点上下;如上证指数也等幅下跌,节前2976点,就得跌到2734点,即打回去年4月之后最低的2733点上下。可见,根据A50和HK03188等先导指标来推断,大盘开市后短期起码得跌8%——如这两个先导指标届时还继续大幅下挫,那大盘短期跌幅就还得扩大。”实际情况是,上证50最低跌到2676点,较节前跌了8.73%,刚好打回去年4月后最低的2667点上下;上证指数最低跌到2685点,较节前跌了9.78%,刚好打回去年4月后最低的2733点上下。随即大盘掀起了一波凌厉攻势。这说明,大盘如期在我推算出的短期低点进行了抵抗

我上周统计了大盘前年1月29日见顶3587点之后第一波下跌的相关数据,认为本次与那次一样,只是一波技术性反抽或称“逃命浪”而已。大盘那次10个交易日即急跌14.64%,接着7个交易日又急升8.92%,收复了此前跌幅的52%;本次也是10个交易日即急跌14.13%,然后8个交易日又急升9.31%,收复了此前跌幅的56%,稍比那次强。而且,这两次反弹主力均为中小股。迄今为止,这两次反弹无论形还是神都极其相似。

不过,相似归相似,苛求完全一样肯定不现实,毕竟那次中小股炒作远没这次疯狂,所以这次会否像那次在前年2月26日3335点见到反弹高点后,再经10个交易日在3月12日3333点又弄了个“小双顶”才彻底转头向下那样,还是就此直接往下掉,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本次反弹只是一波技术性反抽或称“逃命浪”而已

 

到处都有痛苦,比痛苦更伤人的是,到处都有抱有期望的等待

此前几乎无人对大盘本次深幅下跌,特别是还居然击穿了去年4月后最低的2733点有思想准备,毕竟几乎所有专家都已将2733点唤作“牛市第二波的起点”,于是此番他们不约而同地归罪于疫情这个“意外事件”,然后继续高举牛市大旗。其实,一切在冥冥中早已注定,试问历史上有哪次惨烈下跌事后是找不到借口的

我原来不想过多地牵涉疫情之事,毕竟这种事情比较敏感,说真话无疑会给自以为是的乌合之众围殴,所以还是少说为好。可是要分析行情的话,又不得不多少说说。

周二(2月11日),国际病毒分类学委员会正式将本次“新冠病毒”命名为“SARS-CoV2”,也即说它是后来被命名为“SARS-CoV”的2002~2003年间暴发的“非典病毒”的二代。既然权威组织已经明确了这是具有亲属关系的两代病毒,那其病发过程理应就比较接近。或者说,本次既然比上次严重得多,那按理就不会比上次更早结束。上次最早发现病情是2002年11月,2003年5月才到达高峰,6月最终因天气转热而自然消亡;本次最早发现病情按现有披露的信息是去年12月,迄今确诊病例已经超过上次15倍,所以要有继续长时间苦战的心理准备。至于本次疫情对经济将产生多大影响,只消看看到处的空城就明白了

当然,许多人包括顶级专家从开始到现在都对疫情都非常乐观,就像许多人包括顶级专家从开始到现在都对行情非常乐观一样。对此,我只能看似故弄玄虚地借用约翰·伯格的话来暗示其中所蕴含的玄机:“到处都有痛苦,而比痛苦更为持久且尖利伤人的是,到处都有抱有期望的等待。疫情如斯,行情也如斯

本文将发表于2020年2 月17日投资快报》。

上一篇:【月亮看盘】向逆行者致敬(20-2-9)

转载 阅读(0) | 评论(0) 关键字: 大盘趋势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证券日报网提供博客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证券日报网博客互动平台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证券日报网无关,请各位网友不要上当受骗!

昵称:  登录 | 注册

减少编辑区域 增加编辑区域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20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