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默认分类

用股市眼看一棵白菜

2011-05-10 03:13

  股价与菜价 如何避免暴涨暴跌

  ■本报记者 彭春来

  退休多年的钱阿姨现在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操持家务和炒股,因此国内外的大事她都很关注。最近让钱阿姨感到很吃惊的是,股市都越来越少的暴涨暴跌现象在菜市却多了起来。

  “春节前后菜价还那么高,最近怎么几分钱一斤都没人去地里收了?”钱阿姨非常不理解。“现在虚拟经济中的暴涨暴跌的现象都少了,怎么实体经济中的菜市却出现了暴涨暴跌?而且,地里的菜价那么便宜,菜场里的蔬菜怎么降得不多呢?”

  对于这一现象,有业内人士指出,短期来看蔬菜滞销成因有三:其一,前两年蔬菜价格保持高位导致菜农盲目扩大生产,而气候异常使南北方蔬菜上市时间冲突,导致市场饱和;其二,燃油价格的上涨导致运输成本的增加;其三,游资炒作后撤资,造成菜价大幅下跌。

  “菜贵伤民,菜贱伤农”。无论是虚拟经济还是实体经济,暴涨暴跌都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需要努力避免。以股市眼看菜市,或许另有一番感觉。

  完善市场建设:

  治理波动源头

  据调查,这轮蔬菜价格下跌,有气候异常等多种原因,今年的气候比较异常。往年,一般是南方蔬菜先上市,南方蔬菜下市的时候北方蔬菜才上市,之间有个时间差。今年受春季寒冷的气候影响,蔬菜成熟期普遍发生变化。外地蔬菜较早占据了本地市场,而南北方的蔬菜几乎在同一时间上市,造成了市场供应饱和。不过,也由于去年和前年蔬菜价格普遍升高,农民跟风种植,出现了蔬菜“大小年”情况。

  对于单个的菜农来说,这种情况的出现是无法预计的,市场波动难以捉摸,农户的“小生产”与现代经济的“大市场”之间,至今仍缺少有效的产销对接。由于农产品需求的价格弹性小,生产周期长,其丰歉情况容易放大供求矛盾,从而强化通胀预期。信息的不对称使得蔬菜生产者在整个链条中处于弱势地位。

  从这点来看,证券市场投资者与蔬菜生产者一样,属于弱势群体,需要加以合理的引导和保护。钱阿姨回忆起4年前进入证券市场时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周围的人炒股都挣钱了,接触到的信息都是只要进入股市就能挣钱。”许多和钱阿姨一样对股市知道不多的人都开始入市炒股,跟着股指从2000点冲到6000点,又回调到1664点,踏踏实实坐了回过山车。

  股市的暴涨暴跌对中小投资者造成的损失更大,也引起监管层的高度重视。改革新股发行制度、加大投资者教育进行风险揭示、引导机构投资者入场、倡导长期投资理念、加快多层次市场建设等等,一系列的措施都旨在建立一个稳定健康发展的证券市场,避免市场波动过大。应该说这些措施还是很有效的,股指从见底1664点回升后,近3年的时间里,股指在一个较窄的空间运行,上下波幅明显减小。“这两年挣钱不多,但没亏损”,钱阿姨说。

  再看看菜市,生产环节的合理引导和保护也是非常重要,可由蔬菜产销地政府出面,完善蔬菜产业链的信息披露制度,定期发布完整、权威的产销信息,尤其是田头、批发及零售之间的供求信息,引导农民种植适销对路的农产品。还可以比照粮食收购的最低保护价,在兼顾市民消费承受力的同时,对一些基本的蔬菜品种进行必要的生产性补贴和价格保护。保护了生产者才能保护整条产业链。

  降低流通费用:

  活跃市场关键

  钱阿姨不解的另一个现象是,地头菜价都那么便宜了,为什么超市价格却没有体现出来?

  这就牵涉到流通环节的问题。

  蔬菜从地头到厨房,要经历不少环节,油钱、过路过桥费、人工费、市场进场费和管理费等,每经历一个环节就使得成本增加。使得蔬菜走完这一系列流程后,身价已经大涨好几倍,降低流通成本刻不容缓。

  实际上,调整流通费用也是股市的一种调控手段,在股市过热时上调流通费用(交易印花税等),低迷时下调,这也是防止暴涨暴跌的一种手段。经过多次调整后,目前交易印花税和券商佣金都降到了相当低的水平:印花税单边征收0.1%,佣金上限0.2%但实际征收一般都大大低于这个水平。在当前的股市背景下,较低的交易成本对活跃市场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因此,要稳定菜价,降低流通成本是一个有效的手段。因为牵涉到多个环节,降低蔬菜流通成本要比股市难得多,但也不是不可为。首先,运输成本应该降低,目前收费公路多而且贵,是造成物价高企的一个重要原因,降低甚至取消过路过桥费,不仅有利于蔬菜价格的稳定,对降低整个社会的通胀水平、提振物流业都大有益处。其次,疏通产销环节,取消不合理的中间收费。最近北京市大型蔬菜批发市场已采取免收入场费等措施,但这只是权益之计。流通成本高,流通必然不活跃,必须有解决问题的长远之计,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打击投机炒作:

  维护市场秩序

  菜价暴涨暴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游资的炒作,这是像钱阿姨这样的普通消费者没有想到的。

  “以前只听说炒作股票,没想到现在炒作蔬菜了。”钱阿姨有点纳闷。

  实际上,近年来,很多农副产品价格的波动后面都有游资的身影,姜、蒜、绿豆,都曾被炒到过疯狂的价格。近期菜价下跌,就有许多炒高价格的蔬菜同时也被大量抛售。山东蔬菜主产地中,大白菜、大葱、苹果等前期囤积炒作品种纷纷出现大量滞销,价格一跌再跌。这也表明,去年农产品价格大涨有可能不是真实的消费需求,而是游资炒作所致。

  以大白菜为例,“千年极寒”的说法和韩国泡菜危机给中国大白菜炒作提供了题材和噱头,收购、囤积,市场价格直线上涨,整个炒作初始阶段看起来进行得顺风顺水。但是,预想中的行情并没有到来,大量的白菜积压。某市场的冷库经理说:“今年春节期间,本该大幅上涨的白菜价格却出现了回落的迹象。炒家们一见市场行情不对,又开始恐慌抛售,导致了白菜价格迅速暴跌,最低时竟达几分钱一斤。”菜价暴涨暴跌,损失最大的是跟风炒作的人,影响最大的则是市场的流通秩序。

  在股市中,非法操纵价格的行为也早就出现,股价被大幅炒高后又大幅回落的现象时有出现,因而也是监管层重点打击的对象。尤其是近年来,监管层加强对股价异动的监测,对非法操纵股价的行为发现一起严惩一起,同时通过加强投资者教育力度和加大信息披露的监管,使得操纵股价越来越难,现象越来越少,从而也减少了股价的暴涨暴跌。

  遏制蔬菜流通领域的炒作并非易事,但却是一件必须做到的大事。在房地产市场受到最为严厉调控的背景下,出没于我国的游资炒开始被迫转型,一些农产品成为其炒作对象,如不加以遏制将对国计民生带来重大影响。因此,有必要对蔬菜对小宗农产品建立价格干预机制,同时在资本市场和实体市场间架构起预警机制,遏制游资对实体市场侵扰。此外,政府应多向农产品提供公共服务品,从而做好小农户与市场连接,压缩游资炒作空间。同时,要堵也要疏,要多给游资找出口,让其拥有更广阔的投资空间。

  透过“一分钱白菜”看新股发行改革

  ■刘丽靓

  调侃物价上涨的“蒜你狠”、“姜你军”等网络新词仍言犹在耳,转眼间,一股蔬菜滞销的寒流却席卷大江南北。几分钱一斤的大白菜、一毛钱一斤的莴苣……一边市民们纷纷抱怨“买菜贵”,而另一边却是菜烂地里,农民自毁菜田抱怨“卖菜难”。怪象横生的菜市与股市颇有几分相似,菜市中的流通暴利在股市中也演绎的淋漓尽致。专家认为,要理顺相关利益关系,须切断影响公平性的利益链条。

  今年春季以来,我国山东、河南、浙江等地的蔬菜价格迅速下跌并出现较为严重的滞销。

  据媒体报道,浙江海盐澉浦镇的包心菜3分钱一斤,广州油麦菜5分钱一斤,河南中牟县芹菜6分钱一斤,济南历城区卷心菜8分钱一斤。低廉的菜价早已跌破了农民种菜的成本价,以至让菜农遭受惨痛的损失。上海农民用拖拉机碾毁百万斤滞销蔬菜;北京菜农为减少损失而铲掉田间油菜;山东菜农绝望自杀……,日趋恶化的“菜贱伤农”事件引起各方普遍关注。

  据农业部的监测,春节后蔬菜价格持续下跌。4月22日,菜篮子批发价格指数回落到178.5,比3月31日下降3.30%,回落到了去年年底水平。自春节以来,蔬菜批发价格自最高点回落10%。另据商务部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7日,全国蔬菜价格比前一个星期平均下降9.8%,而最近3周来,蔬菜价格已经累计下跌超过16%。

  然而,低廉的菜价却并没有撼动市场上蔬菜的零售价格。

  在郑州城郊的中牟县芹菜跌至每斤0.1元仍然滞销的情况下,市区的一些超市芹菜价格却仍在1元左右的高位运行。从产地到零售市场,经过了短短30多公里的距离,芹菜的价格却涨了10倍。

  “仿佛一下被戴上*ST,菜价从一毛多钱快速跌到了几分钱,甚至到后来白给也没有人要了,因为人工和运输的成本已经远远超过了白菜价,炒白菜和炒股票的道理完全一样。”一位囤积蔬菜的“炒家”沮丧的表示。

  有分析人士认为,蔬菜从田间地头到市民餐桌的过程中,要经历产、运、销等多个环节,每个环节流通成本的增加共同推高了蔬菜的交易成本,进而损伤了菜农的利益。此外,加上不断飙涨的燃油价格,造成蔬菜运输成本增加,以及公路严格治理车辆违法超载,而“不超载不赚钱”是历来蔬菜运销业的潜规则,这就直接导致蔬菜运输商贩的盈利水平下降。最终使产地蔬菜外运不畅,还有高速公路过于密集的收费,蔬菜流通环节成本的推动下,加剧了蔬菜滞销。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表示,我国是典型的小生产、大市场格局,城乡距离远,链条长、环节多,农业分散的小农经营模式以及农产品产销区分割的特点,导致我国时常发生肠阻梗,买难卖难常发生。从田头到餐桌,要经过无数环节,每个流通环节都层层加费,使整体流通费用高涨。

  据其介绍,我国目前生鲜产品的流通费用占总成本的70%,比国际上高出20%以上。这个问题又以新鲜蔬菜的销售最为典型。蔬菜的零售价格要比批发价格高80%-100%,销售者的利润比生产者高2-3倍,生产者收入为零售价格的1/4-2/5。以我国最著名的寿光蔬菜批发市场为例,蔬菜从山东寿光生产者到北京最终消费者的流通环节包括以下环节:其一是从农户到产地中介,其二是中介到产地批发市场,其三是从产地批发市场寿光到北京的运输;其四是北京的销地批发市场,其五是从销地批发市场到终端零售。从过去的调研中发现,在这些产能环节中,从农户到批发市场的费用最高,占46.0%,北京零售环节的费用次之,占31.6%,寿光到北京的运输费用和在北京的批发费用分别占14.7%和7.7%。正常情况下,每吨蔬菜流通总费用为678元,也就是说,北京消费者每购买1kg寿蔬菜,需要支付0.68元流通费用。蔬菜经过层层加价,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价格增长了2倍甚至3倍。

  而实际上,新股IPO发行的过程与目前的“菜价事件”如出一辙。

  目前的新股发行,一方面是对控股股东、发起人股东等实行非市场化的低价发行(1元);另一方面却对公众投资者实行市场化的高价发行(20多元甚至48元)。非流通股低价发行,流通股高价发行。而这两种完全不同的发行方式所发行的股份最终又走向同一市场按同样的价格流通。此外,人为压低公众股发行比例和新股上市流通股比例,抬高了发行价和上市价,形成价差悬河和特权者的暴富温床,新股发行泡沫不断出现,最终由投资者高价买单。

  九鼎德盛分析师肖玉航认为,从世界主要资本市场来看,无论是牛市还是熊市,其新股发行PE大多在10-20倍PE之间发行,市场定价较为完善,而我国证券市场由于IPO环节PE机构成本、利益驱动、机制缺陷等因素,实际上造就了近年来新股泡沫的累积日甚,而这一泡沫的消化或有待时日,近期A股市场中大跌的新股如海普瑞、汉王科技等均显示新股泡沫破灭的信号仍在扩散,从时间因素来看,累积的泡沫需要较长时间才会修复,但投资者认识到本来就值几元的公司,硬是让流通环节成本、利益成本的推动泡沫发行,其理性回归成为必然。可以说市场正承受着一种低效率与非公平交易的状态之中,这些因素的累积与叠加或将引发中国A股市场出现长期寻底的运行轨迹。

  对于菜贱伤农的问题,专家认为,一方面是我国蔬菜运输一直存在的“流通暴利”问题难以解决,其二是消费终端其实一直处于半垄断状态,消费者难有议价能力。应该继续推进“农超对接”,缩短流通环节,减少超市的采购成本。

  而针对IPO“三高”(高发行价、高市盈率、高募集资金)的怪状,专家认为,“三高”背后,是包括发行人、保荐人、承销商、询价机构及股权投资者等在内的一条长长的“利益链条”,新股发行制度改革要理顺相关利益关系,切断影响股价公平性的利益链条,建立公平的估值定价环境,让市场各方参与者公平参与博弈,是形成合理发行价格的前提条件。更为重要的是相关制度的建立,如建立退市制度、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改变发行人及承销商的短视。

  破解流通成本过高难题

  亟需打破市场垄断

  ■本报记者 张广明

  蔬菜流通成本过高问题再一次引起了各界广泛的关注。而造成这种局面除了有成品油价格上涨等因素外,整个流通环节中存在的事实垄断因素则更为重要。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目前的这种事实上的垄断市场环境不加以解决,那么蔬菜中的流通环节成本过高问题将一直存在,蔬菜价格也很难大幅下降。而对于目前的这种垄断困局,则可以通过引入新的竞争者以及加强对该环节的监管等途径来实现。

  一边是产地蔬菜的大量滞销,一边是零售端的价格居高不下,作为导致这种局面出现的流通环节过多、成本过高问题也再次成为众矢之的。根据现行蔬菜流通情况,可以分为两个主要大的环节,从产地到批发市场的批发环节以及从批发市场到零售终端的零售环节。

  在批发环节,运输费用则成为了其中主要的费用之一,而连续不断上涨的成品油价格被看作是该环节成本居高不下的主要因素。

  不过,从相关数据来看,导致批发环节费用过高的并不能完全归咎于油价。以北京为例,新发地市场数据显示,2007年至2010年,菜价呈现逐年上涨之势,三年间涨幅高达64.8%,而同期国内成品油价格的涨幅仅约为26%。由此可见,即便是在批发环节,成品油价格上涨可能只是引起其上涨的因素之一。

  与批发环节相比,零售环节才是导致蔬菜价格大涨的核心因素。以山东省为例,该省农业厅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上周(4月18日-24日)山东省蔬菜批发平均价格2.90元/公斤,较上年同期下跌15.16%,周环比价格下跌了11.94%,连续第7周呈现下跌态势。

  不过,从农贸市场以及超市的蔬菜售价来看,与此前相比,价格并没有太大的降幅,相反部分蔬菜价格还出现了上涨。

  一些更直观的例子则更能说明问题,新发地批发市场昨日公布的价格显示,新上市的土豆的价格在0.7-0.85元之间,但在零售市场的售价却高达2.5远,上涨近两倍。即使是从一些价格已经有所下降蔬菜来看,其零售价较其批发价的涨幅也在60%以上。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其中的流通环节过多是导致价格难以下降的主要因素之一。以北京以例,蔬菜运到新发地市场后,由二级批发商卖到二级批发市场,然后由小商贩在菜市场出售,这其中至少要经过三个环节,而每个环节的层层加价则最终导致了零售端的高价格。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认为,在城市零售终端环节,确实存在成本过高、竞争不充分的问题。

  “目前城市里面,往往一个小区内,销售蔬菜的摊贩仅一两家,摊位有限,租金由物业收取,处于半垄断状态,价格自然降不下来。”郑风田表示。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这种垄断的市场状态是过多的流通环节得以存在的一个前提条件。在目前的垄断市场环境中,由于销售者并不担心涨价后的销售问题,因此,其也没有去降低价格以及过多流通环节的动力。

  “在垄断市场环境下,最大的赢家莫过于其中的流通环节的参与方,对这些人而言,无论市场价格如何变化,其所获得的利润基本上是固定的。而流通环节的多寡,也不影响其最终的获利,这注定了其也没有其减少流通环节的动力。如果目前的这种事实上的垄断市场环境不加以解决,那么蔬菜中的流通环节成本过高问题将一直存在,蔬菜价格也很难大幅下降。”上述人士表示。

  商务部新近发出的通知表示,在积极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的同时,将突出蔬菜流通设施的公益性,建设一批社区平价菜市场。

  此外,还将鼓励开展“农社合作”,在注重质量和安全的基础上,支持农业合作社和农民进入城市社区、街道直销蔬菜;研究在城市特定区域和时段,设立免摊位费的“周末市场”。

  显然,作为破解流通环节难题的着力点之一,引入一些公益性质微盈利的销售市场以及减少流通环节是其中的关键举措。

上一篇:紧缩效应持续累积 5月股市还会红盘吗

下一篇:中国股市:如何实现一二级市场价格接轨

转载 阅读(0) | 评论(0) 关键字: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证券日报网提供博客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证券日报网博客互动平台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证券日报网无关,请各位网友不要上当受骗!

昵称:  登录 | 注册

减少编辑区域 增加编辑区域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20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