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默认分类

中国股市不能没有底

2012-07-19 01:48

    ■董少鹏

    7月18日,上证综指收于2169.10点,与今年1月4日首个交易日收盘点位2169.39点持平。一段时间以来,投资者信心持续低落;对于底部的讨论充满悲观情绪,甚至出现“中国股市没有底”的说法。对此,所有市场参与者和政府监管部门不能无动于衷,应当充分重视并采取必要措施。

    对于股市长时间低迷的原因,主要有三种解释:一是“经济减速说”,认为我国经济上半年和二季度增速低于8%,预示上市公司业绩下滑,股指也必然下滑;二是“外围环境说”,认为欧债危机将陷入长期化,这对中国外贸是致命打击,预示中国经济无法独立企稳;三是“股市治理失败说”,认为市场结构、公司治理、监管模式都患有重病,必须采取大幅度改革,必须大破大立。

    这三种解释虽然并不准确,但由于它们均属于全局性判断,对市场负面影响还是相当大的。笔者以为,既然大家都认同“信心比黄金更可贵”的道理,而中央也明确要求“提振股市信心”,那么,认真负责地对我国经济和股市的基本面问题进行充分的澄清和说明,就显得尤其重要。

    笔者认为,在上证综指于2008年10月28日创出1664.92点低点后,中国经济基本面并未发生颠覆性的改变,而是逐步走出了最困难的阶段。然而,从2008年11月至今的37个多月里,除了2009年的前7个月人气有所凝聚之外,股市投资者的心态更多的表现为杯弓蛇影、忐忑不安,有的甚至到了万念俱灰的程度。导致这一局面的原因固然有复杂性,包括市场机制仍不健全、投资文化仍有缺陷、个别事件有短期冲击等,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对于我国经济和股市基本面的解读时有混乱,很多解释夸大其词、片面局限,违背基本事实和基本逻辑。

    我国经济经历30余年的高速增长之后,正进入一个中速增长期,既符合产业升级、结构调整的需要,又可以缓解不断扩大的资源能源压力。进一步城市化和消费市场升级仍将是重要的发展动力。即使我国保持每年7%的经济增长率,在全球也是十分突出的。何况,多个权威机构的分析都预计,我国经济仍可在未来十年乃至二十年保持8%以上的增长。所以,对经济形势过度担忧实无必要。

    对于“中国股市问题成堆、内幕交易横行,问题还远未完全裸露”,“国有控股上市公司靠垄断获取收益,没有成长性和投资价值”,“创业板还有很多公司市盈率高高在上,所以底部难寻”等类似的说法,也需要认真对待。我国资本市场治理日新月异,本着远近结合、标本兼治的原则,诸多问题已经解决和正在解决,新一轮改革正在全面推进。国有控股上市公司作为市场竞争主体,需要进一步市场化,但一些人借反垄断之名质疑这类公司的所有制构成,则值得警惕。在需要国有资本控股的领域和企业,不可放弃和退缩。至于创业板公司市盈率的高与低,同样需要理性看待。一方面要采取措施解决过度高估问题,一方面也要尊重投资者多样化的选择。

    最近有三句话受到广泛关注,也与投资者信心密切相关,笔者在此加以分析。一是“当前经济还没有形成稳定回升态势”。不少媒体据此认为中国经济出现恶化趋势,其实温总理讲的完整语句是,“目前我国经济增速仍在年初确定的预期目标区间内,稳增长政策正在见到成效,经济运行总体呈现缓中趋稳态势。但是也要清醒地看到,当前经济还没有形成稳定回升态势,经济困难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按照这一表述,才能全面准确概括中央对于形势的判断,防止断章取义。

    二是“即使是在弱市的情况下,IPO数量的多少也应该由市场情况来调整和决定”。当前股市人气严重不足,甚至出现“中国股市没有底”的极端说法,投资者对于监管层适度干预IPO节奏的诉求并非完全无理。固然,资本市场监管和运行不能重蹈过度行政干预的覆辙,但这不等于不给予必要的关注和关心。在极度弱市之中,“不以指数涨跌论英雄”的说法,显然有逃避责任之嫌。政府关注股市运行,稳定投资者信心,是职责所在。因此,当前更需要给投资者打气,而不是讲书本上的道理。

    三是“这次经济下滑不是周期性的,因此用反周期的宏观政策来应对是不起作用的”。这句话虽然字数不多,但是很有杀伤力:它既否定了2008年末推出的两年4万亿投资计划,也不支持当前情况下加大信贷投放等稳增长的举措。

    持这一观点的所谓专家,以“批判凯恩斯主义”为抓手,把“新自由主义”捧上天。该专家说,“政策不能创造财富,政策是拆东墙补西墙,它不可能用戏法变出财富来”。笔者认为,作为一个转轨国家,如果不运用政策手段,无异于搞“自由落体”、“休克疗法”。政策不仅可以调节秩序,也可以创造财富。并且,也不能把我国实行宏观调控、运用政策手段,简单地等同于“信奉和执行凯恩斯主义”。我们发展经济和改革开放,坚持和完善宏观调控,当然要吸收各种学派的观点,但落脚点是解决民生问题、就业问题、经济转型问题,最终是统一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而不是简单信奉哪个经济学派。

    所以,笔者认为,需要警惕借“批判凯恩斯主义”干扰宏观调控的可能。无论中国经济,还是中国股市,目前都需要提振信心。这样,中国经济和中国股市就不会没有底。稳定了大家的预期,股市就会有明确的底,也会有良好和稳定的预期。

上一篇:中国股市处在“阳光灿烂”前的胶着期

下一篇:股市企稳回升时间窗口即将打开

转载 阅读(0) | 评论(0) 关键字: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证券日报网提供博客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证券日报网博客互动平台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证券日报网无关,请各位网友不要上当受骗!

昵称:  登录 | 注册

减少编辑区域 增加编辑区域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20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