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默认分类

保险业2018:严监管 回本源

2018-12-27 07:16

    编者按:若要为2018年的保险业标出一个关键词,非“从严监管”莫属。《关于调整部分地区商业车险自主定价范围的通知》、《关于商业车险费率监管有关要求的通知》等监管政策不断下发。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年内银保监系统已向保险机构开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金额已超2亿元,远远超过去年的1.5亿元。

    但从另一角度来看,补监管短板、惩违规行为、开高额罚单,也正在推动保险行业加速回归保障本源。回归本源的保险业,必会更好地为我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以及维护金融安全、服务实体经济、完善社会保障、分散社会风险等方面发挥保驾护航的作用。

中资保险牌照年内零批筹 超百家预核名险企排队“苦等”

    本报记者 苏向杲

    2018年临近尾声,银保监会对保险牌照的批筹情况开始浮出水面。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今年以来银保监会除批准德国安联保险集团筹建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之外,暂未批筹1家中资保险公司牌照。

    虽然银保监会今年未批筹1家中资保险公司,但各路资本申请保险牌照的热情依然高涨。据本报记者对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披露的四季度以来预核名信息不完全统计显示,仍有超过100家保险公司申请保险公司预核名。

    全年仅1家

    外资险企获批筹

    保险牌照审批自2017年以来越发严格,目前来看,想要获得一张保险牌照并非易事。

    从今年整体情况来看,除了德国安联保险集团筹建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部分险企资管公司获得筹建批复外,今年全年无1家中资险企获得银保监会的筹建批复。

    尽管银保监会并未正式发文或明确通知,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市场大多认为保险公司的批筹在2017年2月份开始就已经停止。数据显示,2016年获批筹建的保险公司有12家,2017年降至6家,今年以来截至目前仍为零批筹。

    最近一次保险公司的牌照获得批筹,还是《关于筹建融盛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该通知落款时间为2017年1月25日。

    随着保险牌照批筹收紧,一方面不少资本放弃保险牌照,另一方面也有不少资本仍旧坚持申请,还有险企则先“抢注”一个保险公司名称,以备监管环境变化后再申请保险牌照。

    从放弃申请牌照的险企来看,今年2月份,拟共同投资设立中合信用保险的金发科技、中谷农业等6家发起人决定撤回设立中合信保的申请;今年4月份,正平路桥发布公告终止发起设立九信人寿;今年9月份,国元股权也终止参股国元农村人寿。

    从近期仍旧坚持申请的险企来看,11月7日晚间,宁波高发汽车控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出资2亿元,参与发起设立财险公司,持股占比为20%。实际上,在新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的监管下,目前银保监会对于保险牌照的批筹十分严格,且已有众多资本已开始放弃设立保险公司的计划,而宁波高发此时筹备参与设立财险公司,颇为引人注目。

    此外,据《证券日报》记者对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披露的四季度以来预核名信息不完全统计显示,仍有超过100家保险公司申请保险预核名,由此可见,监管虽然趋严,但保险牌照仍旧是各路资本追逐的香饽饽。

    存量批筹公司

    已开业8家

    尽管无1家中资险企获得筹建批复,但今年共有8家存量批筹险企(此前批筹,有待获批开业)获批开业。

    具体来看,2018年获批开业的8家险企分别是黄河财险、太平科技保险、北京人寿、海保人寿、国富人寿、国宝人寿、瑞华健康、融盛财险。新设险企注册地均有一个特色——立足地方,为地方系险企。这8家公司从批筹到开业时间均超过预定的一年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拿到筹建批文的汇邦人寿仍未获开业批文,其也成为已批筹牌照中唯一一家尚未获开业批复的险企。

    实际上,近两年来监管主基调仍以消化存量申筹公司为主,并进一步加大对新进入公司的监管力度。

    去年以来,监管部门通过加大信息披露的方式来对申筹公司进行监管,2017年3月9日,监管部门发文要求,所有申请筹建的保险公司均需在监管部门指定网站上公开预披露筹建方案、投资人资金来源声明、关联关系声明等重要信息,并对披露材料的真实性、准确性负责。

    此外,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陈文辉此前多次强调,对于市场主体,要坚持一视同仁、公平对待,今后保险业绝不允许再出现所谓“特殊公司”。他同时还表示,全系统要坚持“源头要严、纠偏要严、执行要严”的总体思路,切实推进从源头强化对保险业的风险治理,防范动机不纯的投资人进入保险业。

    相关的研究数据也表明,随着保险公司申筹趋严,一些资本转道申请保险中介公司牌照,上述预核名的险企中,也不乏保险中介公司。前不久出炉的《中国保险科技行业投融资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国内保险科技的创业公司成立200余家,绝大多数以保险经纪、代理为主。

    

险企高管年内被罚超2800万元 相关“申辩”多被驳回

    本报记者 苏向杲

    距2018年结束还有4天,今年全年银保监会对保险公司的处罚全貌也愈发清晰。实际上,与对保险公司的处罚相比,业内或许更关心监管对保险公司高管的处罚情况。

    据《证券日报》记者对银保监会及各地银保监局公布的数据不完全统计显示,今年以来,监管对保险公司高管(含险企分公司高管)合计罚款超过2800万元。

    从险企高管被罚的原因来看,有10项高频违规行为:一是编造或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二是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三是虚列费用;四是给予或承诺给予合同约定以外利益;五是唆使、诱导中介机构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六是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或变更组织形式;七是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或未经核准任职资格的高管人员;八是未按照规定报送、保管、提供有关信息、资料;九是未按规定报告有关重大事项;十是未按规定使用经批准或备案的条款费率。

    多险企高管被撤职

    今年银保监会不仅加大保险公司的处罚力度,也加大了险企高管的处罚力度。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银保监会对险企高管合计处罚超过2800万元。

    除罚款之外,监管也撤销了部分高管的任职资格,比如,各级保险监管机构今年一季度作出撤销高管任职资格15人次(总公司1人次,分公司13人次,中支公司1人次);二季度撤销任职资格12人次;撤销任职资格8人次。

    《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相关被撤销任职资格的责任人,大都进行了申辩,希望监管能取消这一处罚,不过绝大多数最终未能改变处罚结果。

    实际上,从保险公司整体处罚情况来看,通常都是保险公司受到处罚后,相关责任人有连带责任而受到一并处罚,可谓“拔出萝卜带出泥”。

    比如,今年10月份,某大型寿险公司因欺骗投保人、编制提供虚假资料、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费率等原因被银保监会处罚了218万元。在处罚机构的同时,该大型寿险公司的副总裁、总裁助理、市场部总经理、银行业务管理部总经理、个人业务与机构发展部总经理、个险销售部总经理、银行业务管理部总经理、核赔部总经理、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等10余位高管被处罚。

    从数据来看,今年三季度监管对个人罚款中,高管被罚874.4万元(保险公司高管被罚672.3万元,保险中介机构高管被罚202.1万元),非高管罚款376.2万元。二季度,监管对个人罚款中,高管被罚1029.9万元,非高管被罚427.7万元,此外,个人代理人被罚2.2万元,兼业代理机构工作人员被罚13万元,业外个人被罚5万元。一季度,监管对个人罚款中,高管占762.9万元(保险公司高管596.2万元,保险中介机构高管166.7万元)。

    被罚原因不一

    从不同业务性质公司的高管处罚原因来看,寿险公司、财险公司、中介公司各不相同。

    涉及财产险公司高管的违规行为主要有:编造或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给予或承诺给予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利用中介机构虚构业务,套取费用;虚列费用;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或未经核准任职资格的高管人员;未按照规定报送、保管、提供有关信息、资料;未经批准变更分支机构营业场所或撤销分支机构;未按规定报告有关重大事项;未按规定使用经批准或备案的条款费率;对投保人隐瞒与保险合同有关的重要情况等。

    而涉及人身险公司高管的违规行为主要有:编造或提供虚假的报告、报表、文件、资料;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虚列费用;给予或承诺给予合同约定以外利益;唆使、诱导中介机构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受益人;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或变更组织形式;对投保人隐瞒与保险合同有关的重要情况。

    此外,涉及保险中介机构高管的违规行为主要有:集中于临时负责人实际任期超过规定期限;委托未取得合法资格的个人从事保险中介活动;保险中介机构未按照规定投保职业责任保险;聘任不具有任职资格、或未经核准任职资格的高管人员;虚列费用;给予或承诺给予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等。

年内已有5家保险中介已经或准备撤离新三板 无法获融资或为主因

    本报记者 冷翠华

    又一家新三板挂牌的保险中介机构准备撤离。湖南中联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联保险”)12月24日发布公告称,拟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司申请股票终止挂牌。

    事实上,《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年内已经有5家保险中介机构已经或准备撤离新三板。对于撤离原因,公司大多表述为“业务发展、企业运营需要”等。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新三板的融资功能体现不太明显,且企业挂牌后在信息披露等方面的要求更高是主要原因,也有部分企业可能转到其他资本市场去进行融资。

   挂牌与撤离

    大多仅相隔一年

    截至目前,2018年已有5家保险中介机构从新三板摘牌或者正准备摘牌。梳理这些企业登陆新三板的时间,大多仅匆匆一年左右,仅有1家机构挂牌时间达到了3年。

    按照在新三板摘牌的时间顺序具体来看,今年7月9日,新三板挂牌保险中介机构北京华谊保险销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保险”)被终止挂牌,原因是未在规定期限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且自期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在此之前的6月15日,该公司称根据公司业务发展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拟向新三板提出申请终止挂牌。公开信息显示,华谊保险于2016年10月28日取得新三板同意挂牌函,终止挂牌距此仅一年多时间。

    今年7月27日,杭州心有灵犀互联网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该公司于2015年8月份在新三板挂牌,属于在该市场停留比较久的机构之一。

    2017年11月份,灵犀金融完成对义乌市和平保险代理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收购,这是其取得的第一块保险牌照,为其在保险领域的布局奠定基础。同年,其研发了“喂小保”、行驶宝、保险小飞侠等多个保险平台。

    今年8月28日,江苏东吴保险经纪股份有限公司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该公司于2017年8月10日正式在股转系统挂牌,其摘牌距此也仅有一年时间。在2017年的挂牌公告中,该公司表示,希望借此进一步完善公司的治理结构,明确未来发展战略。目前来看,这一想法并未得到延续。

    今年9月14日,福建富通汽车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富通股份”)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富通股份是一家投资控股公司,目前拥有一家全资子公司盈众保险,是一家专注于汽车后市场服务,以保险产品代理销售为主营业务的专业保险代理销售公司,主要代理车险业务。富通股份于2016年10月份登陆新三板,其摘牌距离该时点约两年时间。

    融资难度大

    信披带来压力

    对于登陆新三板之后又在不长时间内摘牌的原因,大多数保险中介机构公开表示,是为了公司发展需要或出于长期战略规划等。不过,业内人士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

    例如,对于摘牌原因,中联保险经纪表示,这是根据公司所处发展阶段以及未来业务发展、企业运营等多方面的需要。

    东吴保险经纪负责人对摘牌原因表示:“挂牌新三板是公司发展阶段性需要,现在公司决定大力发展业务,没有更多精力去开展挂牌新三板后的相关工作。”

    同时,富通股份对于从新三板摘牌的理由是“为配合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及长期战略发展规划”。

    不过,业内人士认为这些原因是模糊而笼统的,归结保险中介机构撤离新三板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在新三板的融资不如预期;二是挂牌之后需要披露多方面信息,工作量大,且公司各方面情况面临大众的监督;三是有其他的融资打算。

    从今年保险中介机构在新三板的交易情况来看,截至12月25日,成交股数总量为624.5万股,成交金额总量为3312.87万元。从融资情况来看,截至昨日,共有5家保险中介通过定向增发获得了融资,包括润华保险、民太安、盛世华诚、创悦股份和中衡股份。整体来看,挂牌新三板的保险中介机构股票交投并不活跃,成交额较小,同时,新三板的融资功能也尚未得到充分体现。

    从保险中介机构的经营情况来看,到2017年年底,中联保险的营业收入为6859.3万元,同比上涨了151.82%;净利润为17.5万元,同比大幅下降了83.79%。富通股份的营业收入约为1.2亿元,同比上涨了62.29%;净利润约为963.8万元,同比上涨了205.63%;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上涨了30.25%,净利润同比上涨了37.16%,依然保持上涨势头,但涨幅有所减弱。

    “整体来看,近年保险中介机构的营收保持着较快增长,但随着市场竞争趋于激烈,其利润情况并不稳定,挂牌新三板,对其公司治理结构以及信息披露要求都比较高,也会增加相应的工作量,在此背景下,如果公司无法从新三板获得融资,就可能产生摘牌的想法。”一位业内人士分析道。

    此外,还有部分机构从新三板摘牌是出于其他的发展考虑。例如,东吴保险经纪从新三板摘牌后竟溢价2.9倍被收购;据了解,灵犀金融从新三板摘牌之后,正在为登陆港交所做准备。“为了有效提高公司经营管理效率及进一步适应公司快速发展需要。”灵犀金融此前如此解释其撤离新三板的原因。从经营指标来看,2017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为3.19亿元,同比上涨了350.89%;毛利率为8.55%,而2016年年度为1.86%;公司实现净利润为147.5万元,同比上涨了106.44%。

    从今年摘牌的保险中介机构来看,《证券日报》记者通过Wind数据查询发现,除灵犀金融外,多数机构并未通过新三板获得融资。目前,共有3家在审申请挂牌保险机构,其中仅1家为今年新申请机构。与前两年排队申请、批量挂牌的情况形成了较大的反差。

上一篇:众诚保险募资超15亿元 扭亏仍“在路上”

下一篇:险资纾困专项产品已落地四个项目 仍有超1000亿元资金在寻找优质项目

转载 阅读(0) | 评论(0) 关键字:

免责声明:博主所发内容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证券日报网提供博客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证券日报网博客互动平台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证券日报网无关,请各位网友不要上当受骗!

昵称:  登录 | 注册

减少编辑区域 增加编辑区域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20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