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默认分类

TT语音所属公司“流血”上市 强监管下小学生用户被成年?

2021-10-25 01:09

    本报记者 谢若琳

    成立七年后,趣丸网络(TT语音所属公司)踏上了IPO征程。TT语音是趣丸网络最核心应用,其主要功能是语音聊天,最早应用于游戏玩家组队时线上沟通,身处不同区域的同队玩家可同步游戏进度、战略部署,由此衍生出陌生人社交、直播、K歌、电竞等业务。

    在递交招股书后,TT语音App又进行了一轮版本升级。10月24日,记者下载了新版本的App,发现新用户完成注册后的必选动作是上传头像、选择性别、选择年龄,但系统中最小出生年龄的选项是2002年,这也意味着,TT语音默认所有用户都是在19岁以上。

    趣丸网络招股书称:“我们过去曾因TT语音应用上的内容不合规及其他事宜而被有关中国监管机构责令整改,就此方面任何违规或负面事件均可能对我们的声誉、业务、财务状况及营运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未成年用户泛滥

    曾提供陪玩服务

    “TT语音是在PC游戏的辉煌时期诞生的,一些大型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游戏,通常设定是组团打怪,语音软件在做任务时就显得非常重要。”一位游戏行业数据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手游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部分手游自带的随机组队、在线语音功能就非常好用,而PC游戏的新生力量逐渐减弱,与之相依附的语音软件就面临转型的问题,基于原本的游戏用户,这些软件转型时更倾向于陌生人社交、直播、陪玩。”

    记者注意到,TT语音为新用户提供了三个应用方向。新用户注册时,TT语音会问“你最想找的人是谁?”,选择分别为“扩列找陪伴”“上分找大神”“开黑找队友”,在选择“扩列找陪伴”后便进入主界面,同时记者打开了“未成年人监管系统”。

    不过,TT语音仍然大量推荐“扩列聊天”的陪伴对象,不少用户的昵称为“处对象”“恋爱吗”,记者随机选择了3个聊天室,有2个房主明确自己是小学生,其中有1个房主明显还没变声,另一个自称11岁的女性用户在聊“自己失恋了”。记者与其聊了近半个小时,她一直在强调自己年纪很小,恋爱经历丰富。

    此外,记者发现,TT语音仍旧依赖于游戏聊天。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公司用户玩《王者荣耀》的日活语音聊天室数量超21.2万个。此前有媒体报道,TT语音在提供语音聊天的同时,也提供陪玩服务。

    就在两个月前,“Hello语音”“小鹿陪玩”“比心”等多款陪玩类软件被无限期下架,此前“比心”曾被人民网点名“涉黄”,随后“比心”永久封禁涉黄账号超过20000个。

    那么,陪玩与游戏语音产品应该如何界定?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从类型来看,陪玩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种,由于游戏的社交属性较强,(线上陪玩产品)类似于社交软件。而语音软件本是工具型的应用,用于语音沟通、变声、组建会议室,游戏语音软件按定义应属工具型,类似腾讯会议这种,其与社交软件的边界在于,归属于社交工具还是语音工具。

    “游戏语音软件应该采取未成年人保护系统,不少类似软件打着色情、明星社交的擦边球获取收益,对未成年人来说危害极大,不仅促使未成年人沉湎游戏,而且建立在色情、金钱层面的社交关系对未成年人的成长也是很不利的。”孙扬进一步表示。

    上半年巨亏近10亿元

    付费用户不足百万

    TT语音上市后能讲好资本故事吗?

    趣丸网络将自身定位为“以玩家为核心的移动社交网络平台”,招股书显示,TT语音是中国第一大以玩家为核心的移动社交网络平台,市场份额高达14.3%。“(尽管)公司仍处于变现的早期阶段,但已实现快速增长。”公司称。

    业绩层面,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趣丸网络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33亿元、8.36亿元、14.93亿元、11.74亿元,同期分别实现净利润1338万元、1.31亿元、-1.54亿元、-9.87亿元。

    对于突然转亏,趣丸网络表示,2020年至2021上半年的亏损主要由于公司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发生变动。此外,以股份为基础的补偿及与集团重组有关的一次性开支增加也导致了部分亏损。

    此外,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趣丸网络的毛利率分别为71.2%、63.1%、65.0%、58.9%,净利率分别为12.2%、16.9%、10.1%、0.4%,逐年下滑。

    从收入构成来看,趣丸网络的收入主要来自三方面:增值服务、音频娱乐服务、游戏及其他。其中,增值服务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21年上半年,公司来自增值服务的收入占总收入比高达82.1%。

    用户层面,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趣丸网络平均月活用户分别为220万人、540万人、1230万人及1620万人,其中平均月付费用户为16.19万人、38.56万人、64.39万人及82.68万人。

    “增值服务主要是虚拟礼物,俗称打赏。这是当下语音类产品变现的主要途径,仅靠付费用户的收入肯定是无法支撑公司庞大的运营开支的。”上述分析师表示。

上一篇:君乐宝集团总裁助理冯进茂:品质与研发创新能力决定乳企未来

下一篇:君乐宝乳业集团总裁助理冯进茂: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一定是科研技术

转载 阅读(0) | 评论(0) 关键字:

免责声明:证券日报网博客互动平台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视频、音频、图片、数据及图表)均为网友自发上传,如发生图片等侵权行为与证券日报网无关。若发现疑似图片侵权行为可发送举报邮件至3164116989@qq.com。博主所发内容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不构成买卖股票依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证券日报网提供博客互动平台不代表认可其观点。证券日报网博客互动平台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等非法业务。有私下进行收费咨询或推销其他产品服务,属于非法个人行为,与证券日报网无关,请各位网友不要上当受骗!

昵称:  登录 | 注册

减少编辑区域 增加编辑区域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2000字以内)